上一頁




 作者  loh (loh)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新聞] 驅鬼?勾出彭婉如案新線索                                          
 時間  Mon Dec 12 04:22:30 2005                                                 
───────────────────────────────────────  
                                                                                
廖嘯龍、吳俊陵/台北報導                                                         
                                                                                
                                                                                
發生在民國八十五年的民進黨前婦女發展部主任彭婉如命案,當時震驚全國,但因案情    
懸宕,偵辦的腳步也隨著時間消逝而停頓。然而,在九年後的現在,檢警專案小組已悄悄  
重起爐灶,並鎖定一名可疑的林姓男子展開監控中,這次的新線索是否能讓全案撥雲見日  
,警方抱持著高度期待。                                                          
                                                                                
                                                                                
大約在三個月前,一名男地理師向刑事局南部打擊犯罪中心檢舉,指稱與他同居的鍾姓    
女友涉及當年的彭婉如命案。據地理師表示,他與鍾女原本是好朋友,某日鍾女突然上門  
哭訴,指稱自己多年來承受巨大壓力,每日心神不寧,晚上也作惡夢睡不好,懷疑遭冤魂  
附身,希望地理師能幫她驅鬼。                                                    
                                                                                
                                                                                
冤魂附身 女爆男友犯案                                                           
                                                                                
在地理師的開導追問下,鍾女突破心防,坦承與昔日的林姓男友共同犯下彭婉如命案;    
在地理師的開導追問下,鍾女突破心防,坦承與昔日的林姓男友共同犯下彭婉如命案;    
地理師大驚之餘,帶著鍾女前往當年彭婉如遭棄屍處的高雄縣鳥松鄉中正路四百巷內的    
壽豐紙工廠旁空地,舉辦了超度亡魂的法事後,鍾女心靈恢復了平靜,與地理師的感情    
也迅速加溫,這個驚天的秘密也就從此被埋藏起來。直到今年六月,鍾女與地理師鬧分手  
,後者才由愛生恨向警方檢舉。                                                    
                                                                                
                                                                                
警方查出鍾女在南部一家按摩院工作,登門查訪時,鍾女起初驚慌失措,推稱命案是昔日  
林姓男友所犯下,她只是聽聞,但隨即又推翻供詞,反指地理師報復亂栽贓,警方在鍾女  
住處也未搜出命案相關的證物;由於不耐警方多次造訪,鍾女已於日前搬家。            
                                                                                
                                                                                
雖然鍾女前後說法反覆,但警方卻查出其林姓男友在彭婉如命案發生時,正巧以個人車行  
的名義,在高雄一帶開計程車,但案發隔年五月即北上至一處廟宇禪修隱居至今。        
                                                                                
                                                                                
涉案人隔年隱居北部廟宇                                                          
                                                                                
警方進一步查出,林某有強盜及性侵害前科,由於其身份及素行皆與彭婉如命案當初鎖定  
計程車司機劫財劫色殺人的方向相吻合,刑事局長侯友宜於是指示局本部與南部打擊犯罪  
中心合組專案小組全力偵辦。                                                      
                                                                                
                                                                                
                                                                                
專案小組在深入調查時發現,林姓男子在當年案發後即曾被高雄警方列為清查對象約談    
到案,並採集指掌紋比對後遭排除飭回,但專案小組認為,鍾女在接受偵訊時的反應極為  
激烈,讓警方直覺有問題;此外,專案小組也認為,當年彭案的物證本來就有缺陷,就算  
指掌紋比對不符,也不能完全排除林某涉案的可能,因此,警方目前仍在高雄地檢署的    
指揮下對林、鍾二人持續監控中。                                                  
                                                                                
                                                                                
為求突破案情,專案小組最近曾二度前往新竹青草湖靈隱寺彭婉如骨灰寄放處祭拜,警方  
認為,只要有線索,不管是男女感情糾紛挾怨報復,還是冥冥中真有轉機,他們都會抱持  
永不放棄的決心,希望終有一天,能讓全案水落石出。                                
                                                                                
                                                                                
關鍵現場 只剩零碎記憶                                                           
                                                                                
廖嘯龍、吳俊陵/調查採訪                                                         
                                                                                
                                                                                
重回彭婉如命案當年的幾處關鍵現場,到處充滿著人事已非的滄桑,彭女失蹤前落腳的    
尖美飯店早已易主,錄下珍貴計程車影像的理容院也改建成大樓,棄屍處的空地雜草長得  
比人高兩倍,幾名仍在高雄的昔日專案小組員警,談起彭案,也只剩遙遠而零碎的記憶。  
                                                                                
                                                                                
                                                                                
八十五年十一月卅日深夜,彭婉如參加完民進黨國代黨團的慶生會,獨自一人離開位於    
大昌二路的尖美飯店,到對街搭計程車,欲返回下榻的圓山飯店途中即告失蹤,當年的    
尖美飯店及尖美百貨,在高雄頗具知名度,但大樓現已易主,百貨部門停業,飯店名稱    
也改為「圓頂」。                                                                
                                                                                
                                                                                
尖美易主 理容院改建大樓                                                         
                                                                                
十二月的午后,飯店門前車馬冷落,一名當年專案小組成員帶著記者往前走了約百公尺,  
指著對街一棟才兩年屋齡的新大樓說,這原來是一排鐵皮屋,其中靠轉角處是一家      
路易十三理容院,被懷疑搭載彭婉如的計程車就是被理容院的監視器拍下,成為警方    
偵辦全案的主要依據,但改建成大樓後,理容院原來的轉角位置,已變成玉山銀行。      
                                                                                
                                                                                
據員警透露,當年為了找到該輛被監視器拍下的計程車,可把高雄縣市的警察「操」翻了  
,由於要清查的司機太多,每名員警每天平均要分到二至三名的配額,有些對象根本      
找不到人,為了怕上級處份,許多員警乾脆找朋友胡亂印個指掌紋、拔根頭髮交上去充數  
,要靠這些假資料破案,自然難上加難。                                            
                                                                                
                                                                                
限期破案 打亂了偵辦方向                                                         
                                                                                
                                                                                
另一名當年加入專案的刑警也抱怨說,命案發生時,警政高層的壓力大,每天把「限期    
破案」掛在嘴邊,並要求偵辦方向定位在計程車司機殺人,對於應客觀清查的彭女私生活  
狀況,則多避諱不去碰觸,也讓案情鑽入牛角尖,據該刑警表示,案發後他們有接獲情資  
,指出彭婉如當時已回到圓山飯店,在門口被二女一男接走,也有計程車司機打電話來    
承認載過彭女,但堅稱人不是他殺的,這些線索,卻都被上級否定,讓基層相當氣餒。    
                                                                                
                                                                                
彭婉如失蹤三天後,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身中卅五刀陳屍在高雄縣鳥松鄉中正路四百巷內  
的壽豐紙業公司旁的廢棄空地草叢中,這距離尖美飯店約十分鐘車程,廠房及空地仍    
保持當年的原貌,空地被鐵絲網圍籬隔住,圍籬內雜草高過人頂,據警方表示,當年草    
沒那麼高,彭女的屍體就是在中間一顆木瓜樹的位置被發現。                          
                                                                                
                                                                                
凶手熟地形 線索烏龍一場                                                         
                                                                                
兇手顯然對地形極熟,扛著屍體沿圍籬與廠房交界處約四十公分的狹窄縫隙鑽行五公尺,  
找到一處圍籬的缺口進入空地棄屍,但因縫隙過窄,歹徒在搬運屍體時左手不慎碰觸到    
廠房的鐵皮牆,留下一個明顯的血掌紋。                                            
                                                                                
                                                                                
工廠的員工看到警方前來,脫口而出「你們很久都沒有過來看了」,警方表示,當年專案  
小組可是每晚都會來到這,在夜深人靜中尋找破案靈感,附近的土地公和觀音廟更是    
小組可是每晚都會來到這,在夜深人靜中尋找破案靈感,附近的土地公和觀音廟更是    
拜了再拜,但案子就是破不了。                                                    
                                                                                
                                                                                
為了激勵士氣,警局也曾在刑事組的牆上,貼著彭婉如照片及高額懸賞的海報,如今海報  
早已撕去,據警方表示,至今還是有零星的線索進來,但多屬烏龍一場,破案、破格、    
獎金對他們而言,愈來愈像遙不可及的夢境。                                        
                                                                                
                                                                                
清查十三萬運匠 還漏三百人                                                       
                                                                                
廖嘯龍、吳俊陵/台北報導                                                         
                                                                                
                                                                                
當年偵辦彭婉如命案,由於一開始就鎖定是計程車司機犯案,警方專案小組於是展開了    
史無前例的大清查,範圍由最初的南部五縣市擴及到全國,光是採集指掌紋及毛髮建檔的  
清查對象就高達十三萬四千餘人,至今還有三百餘名可疑的計程車司機未到案接受過濾。  
                                                                                
                                                                                
彭婉如遇害後,警方專案小組根據尖美飯店李姓服務員的供訴,以及飯店附近理容院的    
監視器錄影帶,研判彭婉如失蹤前,是搭上一輛九二至九三年出廠的福特天王星一八○○  
CC、改裝過的瓦斯計程車,該車還加裝了無線電天線,於是案發後,人車追查便成了    
專案小組的首要目標。                                                            
專案小組的首要目標。                                                            
                                                                                
                                                                                
當年光是命案發生地的高雄縣市就有一萬八千人以開計程車為業,而彭女遺物發現處的    
屏東縣,計程車司機也有一千二百人,警方初步先鎖定其中上百名有強盜、搶奪、殺人、  
妨害風化、妨害自由等前科者進行清查,並規定員警在尋獲當事人時,必須採集指紋、    
掌印及毛髮,送交刑事局做為比對證物。                                            
                                                                                
                                                                                
由於現場取得的錄影帶畫質不好,無法辨識出可疑的計程車車號,警方於是商請中央      
研究院協助,以精密的科學儀器還原出車號頭一個英文字母為Y,阿拉伯數字開頭二碼為  
29,專案小組得悉後如獲至寶,一度以為破案有望,但按圖索驥卻依舊沒有結果。        
                                                                                
                                                                                
在背負破案的龐大壓力下,專案小組不斷出新招,除了發下血跡測試劑,要求員警在路檢  
及清查對象到案時,須針對計程車進行潛血反應之外,由於彭女遇害皮包中有一條花毛巾  
被懷疑是兇手用來擦拭屍體血跡之用,警方還特別訂製了相同的花毛巾二萬五千條,分送  
給計程車司機,希望能喚起記憶,提供破案線索。                                    
                                                                                
                                                                                
然而,隨著時間逐漸遠逝,彭案清查計程車司機的工作也終究停頓了下來,當年的專案    
小組表示,剩下還沒到案接受清查的三百多名可疑司機,都是有案在身而不敢出面的,    
也許彭案的兇嫌,就藏身在其中!                                                  
也許彭案的兇嫌,就藏身在其中!                                                  
                                                                                
                                                                                
                                                                                
婉如之死 燃起女權之火                                                           
                                                                                
曾薏蘋/台北報導                                                                 
                                                                                
                                                                                
民國八十五年十一月卅日,當時的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南下高雄為隔天即將討論的  
民進黨「婦女參政四分之一保障條款」奔走時,在途中遇害。一個為女權奔走的女性,    
卻葬生在一個對女人人身安全毫無保障的社會;彭婉如的死,對台灣社會來說,是一大    
諷刺。                                                                          
                                                                                
                                                                                
當時婦運團體的姊妹、民進黨的同志和她的親朋好友,除了發起「一二二一女權火照夜路  
」大遊行、施壓立法院通過「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催生教育部「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  
外,並成立「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為這位以爭取婦女權益、提倡兩性平等為    
信念的女性,延續她未完成理想,將台灣打造為一個善待女人與小孩的安全島。          
                                                                                
                                                                                
在父權社會的台灣,延續彭婉如理想的同志,一路走來,十分辛苦。「唉!好久了,案子  
卻一直沒破。」突然聊起彭婉如遇害案,像是一把鎖,彷彿把基金會執行長陳來紅的記憶  
卻一直沒破。」突然聊起彭婉如遇害案,像是一把鎖,彷彿把基金會執行長陳來紅的記憶  
悄悄啟開,先是停了幾秒,隨後深深嘆了一口氣。                                    
                                                                                
                                                                                
陳來紅說,每次業務執行時,遇到接踵而至的困難,讓人真的想放棄,但婉如是他們最大  
精神支柱。「婉如啊!你嘛保庇一下!」每當受挫的時候,她的心理總是不斷呼喚婉如,  
希望在天之靈,能讓大家度過難關。「不過說也奇怪,婉如好像真有靈性,在冥冥之中,  
守護大家。」她笑著說,每次這樣的默念,事情就順利許多,或許婉如真的聽到他們的    
求救吧!                                                                        
                                                                                
                                                                                
彭婉如走了九年,但似乎在另一個空間,靜靜守護每位延續她遺志的好姊妹們,大家雖然  
看不見她,而她卻永遠離不開大家。陳來紅指出,他們辦公室主任,有時工作到一半,    
會突然脫口說出:「婉如姊姊!」也有不少民眾打電話來,直接說:「我要找彭婉如!」  
搞得大家哭笑不得。                                                              
                                                                                
                                                                                
陳來紅強調,婉如的命案,突顯台灣婦女人身安全的問題,基金會現在一直推廣的社區    
安全,已漸漸有了成果,目前已和一百多間學校合作,而推廣的過程中,不僅對治安有了  
幫助,也讓婦女開始關心公共領域的事務,甚至勇於發聲。                            
                                                                                
                                                                                
http://news.chinatimes.com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14.36.126                                                          
推 adware:不知該說啥??但如果能抓到真兇..我母系的一位老師應該會     12/12 10:32  
→ adware:非常的高興..                                             12/12 10:34  
→ pase139:都說展開監控還給它曝光 兇手看到新聞難道不會警覺落跑嗎   12/12 11:09  
推 mjmanson:呵呵 樓上的 你難道不知道警方放的消息很可能是假的嗎?    12/12 12:15  
→ mjmanson:他怕嫌犯起疑心 搞不好他們跟的根本不姓林                12/12 12:15  
→ mjmanson:廟也不在北部                                           12/12 12:17